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一次淫靡的飞行
一次淫靡的飞行

一次淫靡的飞行


  「各位乘客请注意,前往XA的CZ1234航班已经开始登机,请您前往 B24登机口等级」。
 
  中秋佳节已过,国庆长假尚未到来,机场的乘客明显的比平日少了许多。饶 是如此,羊城飞往古都的登机口还是座无虚席,腾博就是其中之一。178的身 高,在蓝色修身休闲衬衫的衬托下显得颀长而壮硕,略微黝黑的肤色更体现出刚 气十足;谈不上潘安之类的小白脸,中上之资,深邃而明亮的眼睛最是迷人,公 司多少女生经常打趣说看他一眼魂都被勾走了。
 
  刚刚度过长达半个多月的连续奋斗,终于在中秋后赶出项目,评审会一过, 领导难得慷慨的批准了旅游基金,喜欢安静的他没有选择集体海南游,而是制定 了长达近20天的「个人长征」路线,古都就是旅途的第一站。
 
  检票口地勤人员忙碌着检票,左边曼妙身材的花信女生脸带微笑,迷人的嘴 唇勾勒出一个月牙湾般的弧线,浅淡紫色的嘴唇微微泛着闪光,红色制服掩盖不 住傲人的身姿,看这挺拔高度,估摸有C到D吧;两山之间的沟壑深邃无底,但 刚好被蓝红相间的丝巾遮住裸露的肌肤,欲盖弥彰得让人更想一窥其中的风采。 柜台之后看不到下身的风采,算是一大遗憾,不看也知是红白条纹的及膝短裙。 奇怪,瞧着是空姐装扮,怎么做起地勤了。
 
  左边是VIP和会员卡通道,人较右边少很多,且有优先通行。腾博拿着机 票不急不缓的走过去,美女略微弯腰30度,「你好,欢迎登机」。这身姿,俯 身更加显得那挺拔山峰的高度,从丝巾处隐约看到暗黑无底的沟壑,腾博感觉下 身有点积血逆流了。美女站直伸出双手,手掌朝上,四指平伸,拇指朝下,白皙 嫩滑的皮肤,说不上吹弹可破,但一看就是保养很好,拇指上淡淡粉色指甲油覆 盖着,闪闪发光,不是肤浅外围女浓艳的深色,也不是村妇般毫无保养的粗糙, 淡淡雅致。这手势一看就是标准资深,传言空姐们有时为了练一个动作,需要锻 炼成千上万次才能标准无误。
 
  腾博看楞了神,一时呆呆出神顶着那伟岸。色迷迷的乘客见多了,她早已见 过不怪,即使心理鄙视着这种行径,但如今她已经能做到怒不显于色了。然而, 今天看着眼前这位呆楞的少年,她却有一种神往的感觉,心理竟然第一次不反感 这种色迷迷的欲望窥视,甚至深处还有一种想要满足于人的荒唐想法;看着对面 男生那明亮乌黑的眼珠,渐渐沉迷其中,仿佛这一刻竟是过了无限时光,流连忘 返。
 
  到底还是资历深,还是她打破这份宁静。「先生您好,请出示您的机票」。 回过神来的腾博意识到自己的唐突行径,久经人事的他也不由得脸红。慌乱之下 赶紧调节状态。「不好意思」!说着递过机票。色胆包天的他在美女接手的时候, 右手从她左手掌下方轻轻掠过摸了上去。美女突然身体一颤,仿佛电流穿击而过, 直达脑海。就像偷情被发现(当然美女还没有偷情过,无法体会到那种感觉), 刺激而又紧张。微微怒目看了腾博一样,腾博意识到她眼神的犀利,赶紧抽手。 心理却美乐着「反正地勤的,以后也许不会再碰到,不揩油白不揩」。
 
  检过机票腾博缓缓从美女身边走过,淡雅的香气扑鼻而进。眼睛瞥了一眼右 下方,红白条纹包裹着颀长坚挺有力的双腿,股间勾勒出浑圆的形状,不算大, 但很挺拔,上下「S」线性毕露无遗。紧壁的双腿间在浅黑丝袜下不显丝毫松弛, 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腾博开始YY在这紧拢的双腿下运动带来的快感。
 
  为了节省资金,腾博只买了经济舱,倒不是没钱买公务舱,只是腾博向来实 在,觉得没有必要,反正两者之间只隔着一条窗帘,有没有都是一样,除非出差 公司报销。至于头等舱,他是从没有想过,都够买好几张经济舱了,也只有那种 真富豪大老板才去消费。孤身一人,打票时位置也就让柜台小姐随便定了,哪知 道,来到舱内,才发现被忽悠了,尼玛的紧急出口旁边。位置到时比别的地方大, 但这里啥都不让放,连小桌还是靠着座椅前面折叠,连靠的地方都没有,最烦人 的是这个位置的诸多管制,做啥啥不行。不过想着有等下半个钟有乘务员在旁边 坐着,想着如果来个美女的话,也还值得,想着想着也就稍微减少抱怨了。 
  陆陆续续的大家都登机了,乘务员开始检查安全带等,瞄了几眼,哎,今天 运气不行,几个乘务员长得都很一般,也就身高优势,身材外貌都一般般,腾博 心理的小九九一下子覆灭了。更加可气的是,腾博前面后面右边清一色的女生, 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一个个都是城市白领般打扮,差不多都30出口左右, 最年轻的看上去打扮略微保守,脸上毫无脂粉,上身丝质白蓝分块衬衣,下身牛 仔裤,一看就是刚毕业不久。最大的看上去也就30多岁,岁月无痕,略微发福 的身材搔首弄姿但又不算妖艳,走的轻熟女路线,一身时尚女性穿着:黑色直筒 丝质长裤扣着小裤带,上身也是丝质白衬衫,束身裹在及腰裤带里,灯光下朦胧 可见无带式黑色罩杯包裹住浑圆上身,欲眼望穿处应该是3/ 4罩杯式,脸蛋些 许肉嘟嘟却不显胖,两只吊坠星串垂在双耳下,添加了几分成熟:熟女毕现。其 他些约莫都30左右,打扮随性而不重,显而易见是都市白领一族。听着谈话的 内容,腾博才知道,原来她们都是同一家公司的,在羊城做的服装贸易,现在到 XA分公司扩展业务,打下西部市场。
 
  看着一个个妙龄少女少妇诱人的身姿,香气不时侵袭入鼻中,惹的腾博刚刚 平息的欲望又蠢蠢欲动。就连乘务员告诉他注意紧急出口事项时他都唯唯诺诺了 事。可惜看得到吃不到。
 
  就在腾博尝试遏制自己的时候,旁边坐下来一人,要起飞了。腾博顺眼过去, 心中更是激动,就是刚才检票的那个美女啊。腾博心中又惊又喜又疑:惊的是刚 才冒犯了她,会不会讨厌自己;喜的是终于又见到美女了;疑的是她不是做地勤 吗,怎么又变成空姐了。腾博再次努力时自己平静下来,但再看美女空姐一眼, 他强忍着的下身终于不自觉的挺了90度:只见空姐扣紧安全带,原本就束身的 腰部在安全带的压力下,上身的坚挺更加的凸出,特别是从侧面看去,挺拔的山 峰更是沟壑分明,仿佛随时挣脱要制服的束缚。
 
  空姐也认出了腾博,心理蓦然感到恐慌:怎么是他,而且他又用这种眼神看 我了,好羞人。怎么办,我又不能走开,难道就这样让他一直看着,有个词怎么 说的?好像是,嗯,对,视奸,刘姐她那个骚蹄子前些天还说来着。被他这样看 着就好像赤身裸体一样,好羞人。他的眼睛好色啊,一直看着我的胸,但为什么 又不完全像以往其他人那样,嗯,我怎么了,怎么觉得他的眼睛很迷人呢,还有 那孔武有力的胸膛,我怎么了。不会喜欢上他吧?还是喜欢上这样被窥视的感觉? 嗯……嗯……嗯……被他看着有感觉了,有点痒了……嗯……啊……都怪男友, 这阵子都出差,也不来安慰人家……嗯……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最近不满 足的原因,我的本性是纯洁的……
 
  想着想着,她微微的前后挪动了下身,这个动作在平常人看来没什么,但在 腾博看来,却像是在故意诱惑他一样。但他还不敢造次,有色心没色胆啊,毕竟 这里人这么多。就这样,腾博也不掩饰欲望横流的双眼,直接从上到下来回流连。 而空姐似乎没看到一样,只是目视前方,但内心的争斗却从她时不时来回摩擦椅 子的身体可以看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终于起飞了。腾博知道如果在接下来的半个钟不能有 所突破,可能两人就失之交臂了。因为半个钟后就是餐饮时间了。因为是晚上8 点的航班,起飞不久灯光就开始熄灭,个别人看书和报纸的就自己打开上方的灯。 幸运的是,腾博前后右边都是那群妙龄女孩,本身就不喜读书看报,所以都漆黑 一片。从暗影处,腾博可以看到美女空姐深深的呼吸了下,也是是在庆幸这灯终 于关了,不用受腾博那赤裸裸的眼神。
 
  腾博终于鼓足劲,咳嗽了一下,借口让空姐自己座位找不到纸皮,让空姐在 她前面位置找给她。有了起头语,腾博就开始拉家常,美女空姐听着他的搭讪, 却不好意思直接拒绝,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了。
 
  腾博才知道,原来今天地勤临时有事,没人手,所以只能她帮忙检票了。美 女名叫李馨,听着很俗,很多女孩都起这个,但腾博死皮赖脸的夸着好名字。 
  聊了几分钟,李馨慢慢的也放开戒心,但听到到腾博名字时,她楞了一下 「好熟悉的名字啊,好像哪里听过,腾博腾博……哦,我男友说过,他说男生早 上晨……」忽然意识到不对的她忽然脸蛋一红,下一个字不好意思说出来,如果 现在开灯,估计腾博看到她的红苹果都想直接吃了她。
 
  腾博听着她说也不好意思了,却是自己的名字很容易听成那个,从小到大不 知多少次被取笑这个名字。「是腾博,腾飞的腾,不是那个」。李馨小声的回了 句「嗯……我知道」。
 
  又闲聊了几句,李馨渐渐放开了,开始打趣腾博几句,腾博回了句「好呀, 取笑我」。说着趁机做了拍打状,轻轻打在李馨手上,李馨碰到他略微粗糙但宽 厚的手掌时,身体又是一颤,本能的想把手收回,可腾博仿佛看穿她动作,一般 握住她的手。
 
  「嗯……放开我」,李馨小声回应着,但手里却没有丝毫动作,也许是小女 生的羞怯吧,但在腾博看来,却变成了欲擒故纵一样,他握住她的小手,拉到胸 前。「馨儿,你真美,刚才检票我就喜欢你了」。
 
  李馨哪里不知他的想法,理智告诉她要拒绝,但心理却有一点期待,也没说 什么,只是任由腾博抓着她的手。
 
  腾博见机,慢慢拉到自己嘴唇边,轻轻的亲吻她的手背,好滑好香啊,李馨 小鹿乱撞的心理七上八下的,「别,有人」。说着就要收回手。
 
  腾博哪里肯放,紧紧握紧,同时俯身到她脸边细语,「是不是没人就可以? 馨儿」。
 
  意识到自己语病的李馨转过头,刚要说不是,可两人的脸靠的太近了,李馨 的脸蛋碰到他的嘴唇,赶紧的身体后仰,腾博顺势拉她手,就这样两人嘴唇直接 碰到一起了,他左手勉强伸到她腰后,抚着她的后背,不让她有机可逃。嘴唇吻 上李馨性感迷人的嘴唇,芳香气息扑鼻而入,淡雅带甜的唇膏味刺激着他的肾下 腺素,下身已经挺拔到135度,如果现场没人,他估计就要直接脱下露出狰狞 的龙头。
 
  李馨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到了,本能想要推开开,可脑海却一片空白,男性 气息渐渐侵略她的感官和行动,他的动作好霸道啊,他的嘴唇好厚重啊,这刺激 的电流哪里来的,家里男友都没有这么霸道过,而且周围这么多人,还好灯关了, 不然明天报纸头条就是我了,到时该怎么办啊。他的手在我后背抚摸着,好大的 手掌啊,好舒服啊。
 
  不满足于嘴唇亲吻的腾博看李馨没有反抗,竟然伸出舌头,穿过李馨温暖的 两片唇边,抵扣到她牙齿上,在她禁闭的嘴唇和牙齿之间来回游动,吸允那芳香 蜜汁。
 
  李馨感受到他进一步的侵略,好野蛮的舌头啊,嘴唇和牙齿的触觉痒痒的但 又不难受,反而有种舒服和依赖……如果。如果这个放到嘴巴里面会怎么样呢? 慢慢的,她香唇微启。
 
  感受到这变化的腾博立刻伸进蜜口,来回滑动,缠绕上李馨那条受困的芳蛇, 不断环绕着它大圈,时而用舌尖抵扣她的舌尖,时而略微吸允汁液,时而嘴唇轻 吻,抹了一阵,慢慢退避三舍。
 
  李馨被他的舌头刺激到了,仿佛那是他控制的一条鳗鱼,来回自由的挑逗她, 她喜欢这种感觉,意识到他的舌头越来越后,李馨不由自主的抵上去,自己也开 始挑逗腾博的舌头,就这样,慢慢的,两人的舌头由一开始他的孤军奋战到现在 的两情相悦,腾博知道他的目的达到了。
 
  但腾博想要的更多,他的手拉开她的衣服后摆,从后面伸进去,好滑啊。 
  如果有灯光,就会发现李馨的样子有多么淫靡,翘起的制服已经变了样,腰 部已经裸露在外,接受腾博粗扩手掌的洗礼,在他每一次抚摸下,李馨都受到一 重刺激。这种功能感觉是男友从没给过她的,以前听刘姐说这种感觉她还不信, 现在的她终于稍微体会到了。
 
  后背摸久了,腾博又不满足了,慢慢攀上那后背的扣子,用力一扯,钩子松 开了。
 
  「啊……不……要……要。脱」,李馨知道后背不保时终于抵抗了下。
 
  但腾博怎么会轻易放过她,他轻轻俯身在她耳边「你这么大声好吗?」。 
  李馨才意识到自己还在飞机上,身体那种羞耻感和刺激感同时叠加,刺激的 是这么多人在她居然和一个陌生男人做这种事,羞耻感来自从小灌输的知书达理 贤惠的思想被冲击了。她楞了一下,就发现腾博的左手已经握住她的坚挺了。 
  「好大啊,你的有多少?」
 
  「嗯……不要……D杯」
 
  「你是不是经常自己揉着,才这么大的?」,说着,他的手不断的抚摸握住 她的山峰,感觉到葡萄已经挺立了,都说葡萄大的女人性欲强,果然有点道理, 现在稍微挑逗就自己送上来,看来这个女的还有待开发,以后肯定更加迷人。 
  「没……没有……一直就这么大」。腾博用力的揉握让她刚开始有一点胀痛 感,但久而久之居然有了快感,特别是乳头今天变得这么大这么硬,这点是她以 前从没有过的,虽然是敏感体质,稍微碰一下就硬,但从来没有过涨这么大的情 况。
 
  腾博转而用手指捏住她的左乳头,刺激她的感官,再改变力道,稍微加重力 量,就像故意虐待一样。
 
  「嗯……不要……太用力……」
 
  「是不是不用力就可以?你想要了吧?馨儿?」
 
  「没有……只是感觉……有点痒……」
 
  「是吗?我看看……」,说着左手放开她的乳房,透过窄裙伸进去,因为安 全带的原因,腾博几经辛苦才覆上她那迷人内裤,从触摸上可知那是雕花的丝质 内裤,不算丁字裤,但也大不了多少,刚好能够盖住那羞人的山谷。腾博食指和 中指平放到肉穴外内裤上,体感就是沾湿了,谈不上湿透,但至少山丘一下的亵 裤已经湿了。
 
  「还说没有感觉……你自己摸摸看,都可以流水了……」腾博夸张的说着。 
  「没……没有……都是你弄的,不然怎么会」。
 
  腾博不管她的无奈,再次侵袭上她的胸部,这次换着右边的,同时左手拉她 的左手到自己的裤头上。抓着她的手来回隔着裤子抚摸。
 
  李馨也帮男友打过抢,反正自己也被他摸成这样了,所以倒没有像之前扭扭 捏捏的拒绝着。但感受到腾博的下身时,还是吓了一跳,比男友的大了好多。慢 慢的开始期待看究竟有多大了。
 
  「是不是想要亲手摸?要的话自己拉开拉链」
 
  「谁想要了啊?呸……」
 
  嘴巴说着,但抚摸了许久,她终于耐不住好奇心,拉开拉链,扒下他的内裤, 腾博的龙口终于可以透气了。那挣扎的180度的面孔好像就要就地处罚李馨一 样。
 
  李馨双手终于握上了,「好大啊。估计有男友的2倍了」,腾博的龙头青筋 暴现,李馨手指环绕刚好盈盈一握。
 
  腾博继续不断揉捏李馨的大胸,李馨的乳房在他手里不断变换着形状,快感 袭来的李馨断断续续喘息着,如果不是怕别人听见估计早就大喊了。同时她手里 不断上下套弄腾博的下身,两具胴体不断感受来自对方的洗礼。
 
  「咳……咳……咳……」一个声音打断快到高潮的两人。因为这个声音不是 他们任一人的,而是来自后面。
 
  「王姐,你怎么了」,又一声声音传来,猝不及防的两人赶紧将自己的手从 对方那里抽出,整理好座椅。有惊无险的回头看了一下。
 
  「我,我没事,就刚才找东西时撞到一下」说话的正是刚才那位轻熟女大姐。 
  「撞到?撞到不是应该哎呀的吗?你刚才的声音怪怪的,还有王姐刚才你捣 鼓那么久找唇膏,找到了没有?」
 
  「丫头片子,问这么多做什么,休息去」
 
  听着她们的对话,腾博就漠然心慌了,难道刚才的事被她发现了?可是看她 样子好像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呢?转头看李馨,这丫头好像没有意识到这点, 只是不敢再看腾博。这时,灯亮了……腾博看下手表,才发现已经过去快半个钟 了,李馨一看灯亮,赶紧起身走开,但腾博回头去看她时,却发现她先冲进了厕 所。要回过头时,刚好看到那个王姐看过来的眼光和迷人的笑容,心虚的他赶紧 回避。
 
  餐饮时间到下飞机时腾博一直在忐忑的心态下度过,一时无事。不过下降时 隔壁坐的却不是李馨,而是另外一位。腾博不免有些失望,不过有个想法却在他 心中渐渐浮现。
 
  下机时他趁机把一张名片塞到李馨的左手。
 
  出来后他打通电话「是丽华酒店吗?这个号码定了一间单人床A,帮我退了, 抱歉」。
 
  之后再打通另一个电话「是明德酒店吗?帮我定一个大床房,谢谢!」。腾 博知道今晚会是一个不眠夜,他的弹药还锁存在库房中,等待今晚的冲锋陷阵!
【完】